•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母女换巢

    发布时间:2020-07-28 00:00:29   


    母女换巢这是一个既不合人伦而又离奇的事儿,不过正所谓世事无奇不有,不大令人相信的事却果真在这个世界发生了。如有兴趣猎奇,且听我慢慢道来。婉云是个十分贤慧的女子,不但容貌出众,而且皮肤白嫩,身材一流,为人谦恭大方。早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是男生们争相亲近的第一目标。高考落第后, 就在一个商场谋得一份统计员的工作。从高三开始直到步入社会以后,她已经历过四次失败的恋爱,所以对感情问题便变得心灰意冷,后来虽然追逐者仍不断, 但她的内心已经变得异常冰冷,再也无兴趣和异性交往。这样一年拖一年,直至年过三十还是孑然一身,成了个尽管对她有心的男人也不敢相近她的老姑娘。她工作的商场,有个年已四十多的部门经理名叫杨阳,为人敦厚老实,是个有名的不可多得的正人君子。不过他是个极其不幸的男人,他那结婚多年但也一样恩爱无比的妻子,在一次出差乘船时遇上了台风,结果不幸葬身大海。自此杨阳就和十七岁的女儿素贞相依为命,一直过着单亲家庭的凄苦日子。几年来,杨阳也曾想过要续弦,可是由于立意必须要为宝贝女儿找个善良的后母而煞费苦心,所以往往不是他嫌人就是人嫌他,渐渐地信心就越来越小了。单位有个专职工会工作的有名热心的胖大姐,早就很想撮合他们,可是考虑到婉云还是个未婚闺女,那会愿意做个现成的妈妈呢,所以一直也不想自讨没趣。不过这胖大姐是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后来就想出了个迂回的办法,先行找机会牵线让她和素贞多接近,不消多少工夫,两人竟然成了异常亲密的好朋友。胖大姐看到时机成熟了,于是就大胆地给婉云做工作。婉云初始还照例不屑一顾,后来考虑到自己到底还是要找个归宿的,而找个比自己年长十年的成熟男人或许是最可靠不过的,况且对方还是个敦厚得出了名的人。后来经过了大半年的交往,终于成就了一段人人为之羡慕不已的姻缘。不过好景不长,他们结婚还不到一年,在一个假日,杨阳独自在家自己动手更换电源总开关,却不慎触电身亡。从此婉云就成了个凄凉的寡妇,和素贞一起过着极其辛酸的日子。宋元面对已经激情迸发的人儿,便顺势把她紧紧地搂着,一阵热烈的激吻直让大家都喘不过气来还不愿离开,后来当发现锅冒起了白烟,才意识到镬的菜已经烧焦了!两人已经荒废了不少时日的激情,一下子就像山洪爆发般的难以自制,于是顾不得还没做好的饭菜,宋元就把她抱起,走出厨房,到了正开着空调的客厅, 把她轻轻放倒在沙发上。都是过来人了,一切都已是老马识途。宋元一下子就利索地给她解除了身上的所有障碍,自己也随手脱了个精光。已经再也不用花什么工夫去调情了,两人早已进入了如饥似渴迫不及待的状态,于是,宋元在婉云高抬的双腿之间,迅雷不及掩耳的向前冲刺,一下子就直捣龙潭深处,才几下用劲,已经把她的魂魄送上了天!虽然是首次交合,不过一双成熟的男女对一切都是异常默契的,在婉云来了第三次高潮的时候,宋元也同时向她交出了第一次的功课。大家瘫软下来稍事休息后,一同到浴室洗过了澡,才重新去张罗晚饭。由于大家都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理想的另一半,所以此后两人间就再也没有半点的拘谨了,在私生活中就形同一对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妻,很多时婉云就在宋元的家留宿,素贞也渐渐惯于独自在家料理自己的生活了。过了大半年,两人终于结婚了。由于素贞的固执,一直就没有跟随着到后母新组织的家去,坚持留在自己的家独自生活,婉云就在经济上如常的支持她, 也时刻关怀着她的成长。素贞对后母的再婚一直都是支持的,加上宋元是个豁达大度平易近人的敦厚人,加上爱屋及乌的关系,素贞对他是很有好感的,对当不成后父的宋元总是叔叔前叔叔后的,每逢假日都到他们那边过,而这个叔叔也对她宠爱有加,每逢素贞要购置新电脑、手机、MP3什么的,宋元都主动地给全包了。婉云在婚后不久被提职调任为市场部副经理,自然交际应酬就多了,出差也变得越来越频繁,考虑到家务没人打理给丈夫带来太多的麻烦,于是就三番四次的动员素贞搬过来一起生活。常言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两个失婚男女结合的新闻热过了一阵子后,在亲朋 戚友中早已再不是新闻,素贞跟他俩说不清的畸形关系也再不那么引人注目了。也由于素贞跟他们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所以她的脑子也逐渐活动起来,不过还是拖了大半年才终于答应了后母的请求。转眼素贞已升读大四了,自从搬到“后母的家”生活以后,就过起了一家三口的日子来。每逢在婉云出差的日子,素贞就利用课余和假日时间,把家务打理得整整有条。已近23岁的她,早已经出落成一个秀气逼人的大姑娘,苗条的身段,可人的样貌,凝脂般的皮肤,发育良好的酥胸,修长的玉腿,加上银铃般的嗓音,甜美的笑容和温柔贤淑的性格,不知令多少男同学为之垂涎三尺,但由于生长在不幸的家庭,使她变得异常的懂事,所以只会一心向学,绝不会在别的地方花心思。在家,宋元“叔叔”面对这个在关系上形同女儿,在年纪上形同妹妹的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心底就只有为之骄傲的份儿,在生活上就如同看待自己的女儿一般,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一天,婉云又出差去了,宋元因有事迟了下班匆匆回家,心想素贞一定早已做好了晚饭等得不耐烦了,岂料踏进家门环顾全屋竟然毫无动静,便走近素贞的睡房叫了两声,只听到微弱迷糊的一声回应,忙推开虚掩的房门,只见素贞身上只穿戴着胸罩和丁字内裤,卷缩在床上,大汗淋漓地直打哆嗦。面对这情景,宋元便慌忙走近床前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只觉滚烫得惊人。情况危急,宋元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于是连忙把全身无力的她扶起来,给她穿上了T恤和裙子,一手抱起她就往楼下走去,到了马路旁好不容易才招来了的士,一溜烟就直往最近的红十字会医院奔去。急诊医生诊断的结果是急性肺炎, 还说幸好来得快,要不然是相当危险的。经过紧急退烧处理和输液后,宋元坐在病床前看到她已经舒服多了,一会儿, 只见她十分疲倦地睁开眼睛,含情脉脉地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直盯着面前的叔叔, 并从被子伸出温热的玉手紧紧地握着宋元的手掌,在几分锺的沉默中使宋元越来越感到不好意思。恰在这时一个年长的护士进来对宋元说:“赶快去给你的太 太补办入院手续吧,不然人家下班了!” 宋元听了,顿时感到面红耳热,也没必要对她解释什么,就站起来匆匆走出病房去。 第二天,宋元起了个大早,煮好了肉粥就赶忙送到医院去,侍候她吃过了, 嘱咐了几句话才匆匆上班去。下午特地请了小半天的假又赶到医院来陪她。面对如此体贴入微的叔叔,自小就缺少家庭温暖的素贞实在感动不已,每当面对着床前的叔叔,眼神总是流露出一种看不透的神秘莫测的神情,好多时让宋元也感到有点局促不安,只得岔开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到了第三天,接到电话的妻子提前赶了回来,在医院看到病榻中的闺女,心疼得直流泪。素贞就把叔叔如何无微不至地照护她的事情给她说了,还没说完就已经哽咽不已。 素贞留医了一个星期终于康复出院了,但婉云却在前一天又已急匆匆跑差去了。宋元给她支付了一笔可观的医药费,办好了出院手续后,就帮着她收拾好东西离开医院。走出病房的当儿,素贞竟然靠向宋元的身旁,伸出手来扣着宋元的臂弯行走,宋元只意识到她在病床上呆了这么些天,身体虚弱无力的自然举动, 也不以为意,但旁人看到他们俨然一对亲密伴侣的样子,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在此后的日子,宋元对她殷勤的照顾,让她更加感激不已,虽然宋元对她一直是尽着犹如为父的职责,心中并没一点的邪念,可她对宋元却有着一种潜藏着的异样情感,不过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甚至连她自己也是十分迷糊的。 婉云出差的日子起码占去了一半时间,有时离家一两天,有时到远地去一去就是一个星期,所以跟宋元相处的日子比素贞要少得多。久而久之,素贞对宋元显得更加无拘无束亲密无间了。盛夏时节,在家穿的越来越少。一个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妙龄少女,如果太暴露了,就是最正经的男人也经受不起诱惑的, 不过宋元一向把自己摆在为父的位置上,慢慢地习惯了也没当作怎么一回事,反而自己也抵受不住火热的天气,亦一样的不再拘束在家的穿着了,很多时都是短裤背心的随便起来。 一天晚饭后,宋元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刚出浴的素贞走出客厅来,只 见边走还边梳理着披肩长发的她,穿上了一件吊带连着短裙的睡衣走过来,全身散发着一阵扑鼻的幽香,使宋元一时为之目瞪口呆看得傻了眼,只得连忙注目于电视画面,不敢再正视她。岂料她走到身前,一下子就靠坐到宋元的身旁来,使他更加感到局促不安。尽管大家都在专着着电视剧的紧张情节,但宋元还时不时地斜眼偷瞥起身旁天仙般的玉女来。只见她那裸露着的上半身皮肤嫩滑如凝脂,胸前两个高挺着的球儿把宽松的睡衣撑成两个小帐篷,一双修长的玉腿性感诱人,使宋元一下子着迷起来,好像有一股热流弥漫全身,心脏卜卜地加速跳动着。不过尽管如此, 他的内心还是没有因此而顿生邪念。少顷,刚好剧集播送完了,宋元就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伸了一伸懒腰便径直走向间洗澡去了。又一天,宋元正在书房全情投入地在电脑前修改图则,闲着没事的素贞静悄悄地走进来,站在背后看着他在操作,或许是由于一个细节引起了她的兴趣,于是把头凑近到宋元的脸旁专注地看着,正在全神贯注的宋元突然感到耳旁传来一阵气息,于是猛一回头,脸颊不偏不倚正好碰在素贞的嘴上,大家一下子为之尴尬万分,于是宋元就责怪她进来不打个招呼,素贞忙辩解说只是不想给他带来干扰。一场尴尬就这样化解了。素贞回到自己的睡房,躺在床上脑海在不断翻腾,他已经毫不怀疑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宋元了,天哪!那可怎么办啊?他可是自己后母的丈夫啊,后母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一直对她尤胜亲母,而且她的命运已经够惨的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另一个归宿,怎能恩将仇报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来呢!自己近来对宋元有意无意的吸引也太过分了。于是暗下狠心,从此把这一份离奇的感情埋藏起来。感情这东西是既不能刻意招来,也不能说抛开就能抛开的。尽管素贞已经极力约束自己,可是对宋元的好感反而与日俱增。而宋元对她虽也能坚守“父女” 的关系,不过当妻子不在家的寂寞日子,一个散发着迷人的青春魅力的少女日夕在自己的身旁晃动,渐渐地内心深处不时也会产生一种迷情的感觉。一天晚上,素贞在睡房 要给电脑安装一个新软件,可是多次都没成功,于是高声呼喊宋元来帮忙,隔壁的宋元闻声而至,把虚掩的房门一推开,只觉一阵幽香扑鼻而来,顿时就产生了一种飘然的感觉。待走近素贞的身后,只见她一身在闺房的私密打扮,透过宽松的小背心可以看到她连乳罩也没戴,站在身后俯视她的胸前,两个挺拔而雪白的乳房和两颗迷人的粉红色的乳头便清晰地映入眼帘, 此情此景,就算是铁汉子也把持不住了,宋元顿时只觉全身热血奔腾,突然双手像鬼使神差般的伸出去,闪电般的把两个乳房抓在手。素贞受到突然的侵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但还是本能地用力要把面前的两个铁钳推开,不过随着宋元不停的揉搓,一种无名的刺激直冲大脑神经,强力的挣扎只维持了几秒锺就停止了反抗,反而把身体倒向了后方,仰起头来向宋元投来脉脉含情的目光,宋元也就不失时机地凑下去,给她送上了火热的深吻。这发生在不到一分锺的冲动,不但不会得到抑制,反而撩拨起两人更强烈的欲望来。只见素贞用脚着地一蹬,把旋转椅子转向后方然后站立起来,宋元顺应着松脱抓在她胸前的双手,一下子就把她紧紧地搂入怀,又是一阵狂吻后, 激情更加高涨,便一起滚倒在后面的床上。未经人事的素贞虽然对如此轰烈的两性缠绵还是陌生的,但性的冲动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一直在不停地发出扣动对方神经的娇吟。宋元在她火一般的热情激励下,早已经理智全失,于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就轻易地脱去了她那简单的衣服,自己也随手剥去了身上的所有障碍,两个赤条条的肉人儿便紧紧地搂在一起。要使激情进一步升华,当然在于宋元的调控了。只见技巧纯熟的他,跪在素贞的胯下,然后把她的双腿抬起,架在自己的双肩上,随即扶着火辣辣的家伙, 探向面前的玉门。当肉棒儿在高度敏感的阴蒂上揉动时,素贞受到了要命的刺激, 便发出了天崩地裂般的娇嚎,使得宋元神经更加激奋,于是握紧家伙,探进已经湿润无比的玉门,一挺腰就要向洞穴推进,谁知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障碍,而且素贞还凄厉地在大声尖叫起来,这才提醒了他面临的是一个破处的过程。宋元虽然是个娶过两门媳妇的过来人,但却从来没有过破处的经历,尽管一时感到手足无措,但更增加了他要尝试给女孩子开苞的欲望,于是凭借平时听来的知识,先行调和对方的情绪,手口并用地进一步诱发对方的激情,然后把肉棒儿在洞口滑动一会,才轻轻地突然向推进。这一招果然奏效,在素贞一声尖叫后,已经顺利地顶入了一半,再轻轻地持续缓慢使劲,最后便全根尽入了。没尝试过开苞的人不会知道,其实这是最辛苦而又最索然无味的交欢,对于男人来说只不过是一种欲望的满足,对于女孩子来说只不过是人生只有一次的宝贵经历而已。完事以后,大家都异常满足地瘫软了下来,相拥着让激情的余波慢慢地消退下去。不久,宋元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起来跑回自己的房间,翻出了妻子的一盒“事后避孕丸”,拿到素贞跟前,让她立即吃了一颗,还嘱咐她有时间再慢慢看看盒上的使用说明。当要清理床铺时,只见床单上染了一滩鲜红的血迹,宋元知道这就是素贞刚才被开苞时的落红,于是打趣地对素贞说:“哎呀!怎么流血啦!”素贞一听,立即羞得脸颊绯红,忙伸出拳头往他的背上连珠炮般的捶去,娇嗔着说:“你真坏,占了人家的便宜还说风凉话!” 说话间,眼眶已经充满了泪水:“我的贞洁好不容易保留到今天,为的是要把它献给我最爱的人!你不会知道,打从上次生病时你悉心照顾我,我就已经开始深深的爱上你了!” 宋元听后,感动得眼眶也红了,忙说:“我是不值得你为之付出的人,也没资格去接受你的爱,我是你姨姨的丈夫啊!” “爱一个人是不会理会什么障碍的,当然我没打算去跟姨姨争夺你,你们尽管照样夫妻恩爱,也不会妨碍我爱你的。” “理智一点吧,你的逻辑太混乱了!” “我的头脑非常清醒,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 “搞婚外情是会破坏家庭的,我一时冲动做了错事,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姨姨,错了一次就不要再错下去了。” “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也是有责任的,是我诱惑了你,要不是我心甘情愿, 你能勉强我吗!” “不知怎的,虽然明知我与你不存在父女的关系,但心总还有一种乱伦的感觉。” “其实没有血缘关系或者不是家族中人的结合就不是乱伦。再说,我们此后的关系只要保持高度的秘密,就不用担心谁来说三道四的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后就成为地下情侣吗?” “对!公开时我称你叔叔,私底下你是我的情人!”素贞说着,就投入宋元的怀,陶醉在激烈的热吻之中…… 两人洗过澡后,素贞就把弄脏了的床单换了下来,并连夜放到洗衣机洗了。宋元看在眼当然明白,她急着清理现场的原因是不言而喻的。这晚,宋元就留在素贞的房间过夜。虽然在互相爱抚中大家都难免万分的冲动,连续作战是在常理之中,不过宋元出于对素贞的体贴爱护,说破处后的伤口如果继续受到摩擦,愈合的时间就会更长了。虽然素贞的欲念是十分强烈的, 但听宋元这么一说,对他的为人就更加钦佩了。第二天起来,大家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如常匆匆上班上学去了。傍晚下班回到家,妻子早已出差回来做好了晚饭等着他们。说来凑巧,此后近十天婉云也没有出差任务,一家三口就如常地生活着。直到又一个星期一,婉云又要到邻近的一个县城去谈判一宗购货合同,行前说好, 如果一切顺利,星期三就能回家。渴望中,他们偷欢的机会又来了。但让素贞万万想不到的是,宋元竟以一个长者的姿态去约束她,要她在十一点以前必须老老实实地躲在房复习功课,不要被情爱影响学业。这理由是不想听也得听的,不过素贞很不明白,难道猫咪看着面前的鱼,也会等时间到了才去吃的吗?到了晚上,春心荡漾的素贞只是坐在书桌前装装用功样子,心猿意马的等待欢乐时光的到来。宋元只顾在客厅看影碟,也一直没去打扰她。终于熬到了十一点了,素贞就像听到了下课锺声似的,立即收拾好书本,正想溜到客厅来,可是瞥见宋元还在看得入了神,心有点气,于是打算吊他一下胃口,便虚掩了房门,关掉了灯,滚倒在床上假装睡觉。过了一会,宋元把影碟看完了,看看壁上的时锺已是十一点廿分,再看看素 贞的房间已经没有灯光,心想,怎么会不声不响就睡了的呢,走到房门口把门推开一点,见没任何动静,脑子一转,就意识到是这个鬼灵精在玩什么花样来了, 于是不动声色地走到床前,掀开她的被子,把手探进她的胸前,拨弄她的乳头。不消多少工夫,乳头就变硬勃起,素贞受不了这异常的刺激,呼吸在不断地加速, 继而轻轻地发出娇吟。宋元于是像猛虎擒羊般压在她身上,狂热地相吻起来。这一晚,他们再也没有拘束,可以放开手脚地玩个疯狂了。当互相帮着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后,素贞要宋元躺下来,然后像是检查什么的把玩着他的阳具, 只因成年男人的宝贝对她来说还是陌生的,于是宋元便像上生理课般的,把阳具的构造以及各部位的功能告诉她,素贞看着听着玩着的同时,自己的下体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于是迅速骑坐到宋元身上,让铁一般的棒儿对准玉门,一下子就套进了润滑无比的蜜穴。但宋元却立即挣脱了她,随即伸手到床头柜把带来的安全套拿过来说:“以后我们都要坚持用上它,要不然一下子失手了不是开玩笑的事!”于是便手把手地把戴套的方法教给了她。对于毫无性经验的女孩子,宋元知道,要得到高质量的性快乐是要通过言传身教多下点功夫的,所以这一晚,宋元把双方性技巧的各种诀窍边做边解说地传授给她,还跟她试验了多种不同的体位和姿式,让素贞乐翻了天。此后,两人的地下情就这样维持着,不过只要婉云不出差,他们都会一如往常正儿八经的,就是言谈举止,从不会有半点的异样。而宋元跟婉云两夫妇,也照样地恩爱相处,性生活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天,婉云下班回到家,只觉头像灌了铅似的,一模额头觉得有点烫手。因为前些时候家的探热针弄断了后就一直借用素贞的,于是就熟识地到她的床头柜抽屉去拿,岂料惊奇地看到有一盒“事后避孕丸”,急忙打开一看,已经用了三粒,好生诧异。心想,这孩子平时看她挺保守的,也没发现她交了什么男朋友,为什么会用起这个东西来了?又想到,她早已成年了,当今社会儿女私情 是管不着的,何况自己又不是她的亲母。于是便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婉云夫妇俩婚后因为暂时还不想受孩子的拖累,一直是采用“女服避孕药” 进行避孕的。一天,他们夫妇行房后,婉云才突然记起已经两天忘了吃药了,于是急忙找那“事后避孕丸”来补救,可是翻遍了抽屉也找不到,问丈夫,宋元说没留意,于是便自告奋勇连夜到老远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回来应急。其实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那次拿到了素贞的房忘了拿回来,不过在紧急关头他总还算镇定自若。这晚,婉云久久不能入睡,因为联想起前几天暗地在素贞的房间遇到的事太玄了,记起自己那盒药买回来后只用过两粒,而素贞那盒正好用了三粒……想到这,慌了,莫非…… 她已经暗地在怀疑是丈夫做的好事,自己经常不在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好打草惊蛇的,以后多留意点就是了。第二天,婉云特地提早回家,一进门就直奔素贞的房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一看,那药没了!这一发现,使她更加有理由怀疑自己的丈夫跟素贞搞上了,不然,如果素贞是跟别的男人搞,也不会熟门熟路去拿她的药的。现在她发现药不见了,而素贞那药就立即消失了,这不是无私显见私吗?婉云知道,这非同小可的事,是非尽速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的。经过慎密的思量,终于设计出下一步的行动来。过了两天,她对丈夫说要出远门了,明天一大早就要赶到机场去,大概一个星期才能回家。那天晚上,婉云如常地收拾好了行囊,第二天起了个早,吻别了丈夫,提起旅行袋就出门去了。到了晚上,宋元和素贞吃过晚饭,并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其实此时大家都是各怀心事的,那有心情去留意电视机上的画面。“是我太粗心了,当时只是因为情急,才整盒拿过去的,但事后就忘了放回原位。”还是宋元先开腔引出大家憋在心的话题。“其实我也更大意,在我处放了那么久就没当一回事。” “事已至此,怪谁也没用。姨姨是聪明人,不会不产生疑惑的。看来我们已 经暴露了蛛丝马迹,但奇怪的是她就当没事一般。”宋元说。 “有可能是我们做贼心虚,自己吓唬自己罢了。”素贞在安慰着自己。 “何以见得呢?” “姨姨只是丢失药丸罢了,又不是在我哪把药找到,凭什么去怀疑我啊?退一步说,就算证明是我拿了用了,也没法知道我曾经跟谁做爱的,就不允许我有了男朋友吗?” 宋元听了她的分析,也认为颇有道理,不过还心有余悸地说:“我也希望你所说的道理完全成立,不过到底我们玩的是一种危险的游戏,要是有一天曝光了, 后果是可以想象的。首先,你姨姨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这个家一定会因此而散了。她的命也够苦的了,这事对她的伤害是异常巨大的;其次,在外人看来,一定会认定是我这后父欺负了无知的女儿,乱伦的恶名将使我颜面无存; 其三,你将来还要嫁人,你的清誉受损了,对你来说面子也是很难过的。总之, 难以想象啊!” 宋元说着说着,声音也哽咽起来,看看素贞,脸上铁青的实在难看,后来, 干脆倒在宋元的怀抽泣起来。 过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冷静下来后,宋元说:“亡羊补牢,趁还没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我们就此理智地结束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吧。” 素贞听了,又再次哭了起来。宋元抚慰她说:“很感谢你对我的爱,但我不是值得你爱的人,更不是你可以爱上的男人,你还年轻,前途远大,放眼向前看吧!” 素贞终于收住了泪水说:“爱的产生和存在是极其微妙的,不会因为不能爱, 这爱就会消失。尽管我们的相爱不会有结果,但也不等于我就能做到放弃对你的爱,做不到啊!哪怕我以后嫁了人,相信对你的爱也不会消失的!” 深呼吸了一下,又继续说:“至于结束我们的地下关系,我同意你的看法, 不过我想找个借口搬回我的老家去住,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机会还在,朝夕相处怎么过啊?我离开以后,你是可以找机会来看望我的。” 宋元也表示同意她的想法,看来大家都已经觉醒过来了,不过素贞提出,姨姨回来之前这几天还得陪她一起过。于是宋元就把她抱起来,径直回到她的睡房去。了许多补救的办法,但始终没有理出个头绪来。最后决定主动自首去,但找不到老婆又怎么自首呢?直到七时许,才不得不先行上班去了。这一天,他无数次地拨打妻子的手机也没打通。打到公司又说她请了假。下班后,他急匆匆地赶着回到家,打开门,素贞已经先一步回来了,但不见婉云的踪影,只觉得屋好像有些凌乱,慌忙走进主人房察看,发现凡是属于婉云的衣物用品都被拿走了。事情已经非常明显,婉云已经不辞而别了。宋元满眼泪光,哀嚎似的说:“这个家毁了!” 说完,走到客厅一骨碌瘫坐在沙发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素贞铁青着脸, 不停地在抹眼泪。忽然,宋元无意瞥见茶几上的杂志底下压着一封信,忙拿过来打开一看,是婉云留下的,信写道: “老公: 你们的事我早已察觉到了,我昨晚的行动,只是为了能在现场证实一下,如果要证据的话,我刚拿回预先放在素贞床下的录音机就可以证明一切!我一直没有查问你们,昨晚我强忍悲痛也没跟你们吵闹,一来是给你们也给我自己留点面子,二来我想到家丑不可外传。因为我不想这荒唐的丑事张扬出去而成为全城报纸的头条新闻! 你们背叛了我而相爱相恋已成事实,错误是无可挽回的,我们的婚姻关系也是无可挽回的,所以我选择离开。我已再无颜面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了,但我不想马上就离婚,我打算尽快到南方去找工作,等到我安顿下来了,那时再回来跟你了结一切……“ 再看另一页纸,是写给素贞的: “素贞: 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但我一直待你尤胜亲生,不过你现在所做的是对不起我的事,我很痛心!你们俩所做的丑事究竟谁是主动的已经不重要了,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也没有跟随我成为宋家的一员,所以他不是你的后父,你们搞上了也不能算是乱伦,但你们既然已经相爱就不能当作是玩的。我将会跟宋元离婚, 把丈夫让给你,好成全你们。 我离开宋家后暂时住在你家,请你在我上了班的某个时间,回家来收拾一下, 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因为将来我跟宋元的离婚协议上,我将会放弃分得他的一半 房子和其他财产,我的应得就全归你了,而你爸所遗下的房子就由我来继承,我跟你就当作是互相挪个窝换个巢就是了。对这样的安排,相信你是一定不会有异议的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