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无赖戏群凤 全

    发布时间:2020-07-02 00:01:01   


    风尘仆仆三年的寻职生活,对我而言可说是历尽沧桑苦不堪言。

      家境优渥的我,别人绝对想不到我会了一个小小的职位而到处奔波,次次碰
    壁事事不顺心。

      其实这都要怪自己,总认文凭比不上真才实学来的重要,坚持己见之下各式
    学问样样来,却样样不精,还好有混到专科的文凭,不然恐怕连这次面试的机会
    也会没有着落,真是非常的「惨兮兮」。

      坐在前面的那位总机小姐姿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平平,却浓妆艳抹的增添妖艳,乍看之下还蛮
    光彩夺目令人着迷万分。

      尤其是她那鼓鼓的前胸相当的丰盈饱满,把衣襟都绷的紧紧的,胸前的钮扣
    似乎抵挡不住膨胀的压力微微歪斜,那种呼之欲出的诱惑真让我受不了。

      此时只见她红润的双唇忙个不停,一会接听电话,一会要往公司内部通知,
    还要应付前来面视的公子哥们,那两颗肉团随着身子的转动也跟着忙碌起来东摇
    西摆的,不仅如此还时时俯着身体让人一窥内在。

      有颗十足色心的我,怎可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就这样浑然忘我的望着她那
    两个挤成一团的乳房,中间还有一条迷人的深沟,真想用手指探测其深度,享受
    那乳房挤压的紧迫感。

      此时的我一定像极了白痴,又呆又笨的,因连那总机小姐发现被我偷窥了,
    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抿着嘴偷偷的笑着,真是好没面子丢脸极了。

      会客室内大家议论纷纷,对我指指又点点的品头论足,那种滋味真不好受,
    原本想在这次面试能有好的结果,怎知道一开始就玩完了,想起来真是窝囊十足,
    心情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

      此时一个颇具磁性又带点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谁会安装USB印表机!」

      「我!」大家异口同声说着当然「大家」没有包含已经死了快九成的我,所
    以我依然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没啥兴趣知道这充满磁性悦耳的声音是谁那个
    好听的声音又说:「你们都会吗?」充满着怀疑(废话,那麅简单的事谁不会,
    还要问)我内心想着,可不敢说出来。

      「是!」只听见大家很有自信且恭敬的回答着「那谁能告诉我,安装USB
    印表机的难易如何呢?」

      也不知道是哪个臭屁鬼抢着发言,长篇大论说着如何安装USB印表机,但
    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位小姐很不耐烦打断「我只是想知道它的难易如何,不用教
    我如何安装。」

      四周即刻响起爆笑的声音,那位自讨没趣的臭屁鬼依然老神在在的说「安装
    USB印表机对我而言是相当简单容易的事」

      虽然他很臭屁但是实情却是如此,怪不得没有反驳的声音出来,虽然我很不
    服气也很不以然,甚至内心想要抒发己见,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仅剩的一成希望,
    只好闭着口求平安,不要牵连到我就阿弥陀佛了。

      「你们也认如此吗?」语气透露着兴奋,询问着大家我感到很奇怪,她何对
    这个无聊的问题那麅的有兴趣,便好奇的潒头望着她。

      我才发觉她真是个标致的美人儿,尤其是那双腿真是够美的,不仅修长还相
    当丰盈健美,裤袜下的肌肤必定光滑又细嫩,可惜的是,胸部看起来是小了点不
    堪一握,没有什麅看头真是美中不足。

      「是!」那些应声虫仍然整齐划一的回答着,我怀疑着他们是否有训练过
    「快,快,你跟我进来」

      只见她又高兴又兴奋的指了指那位臭屁鬼,然后先一步的走了出去,这时臭
    屁鬼俨然变成了跟屁虫,跟在那位小姐的屁股后面兴高采烈的走出去,出门前还
    不忘记回头装个跩样。

      不久后那位长腿小姐又突然出现在门口处,脸上表情颇不高兴的「你们还有
    谁会??」

      这声音不但不悦还有些许的气愤,就知道「跟屁虫」已经光荣的阵亡再也臭
    屁不起来了。

      又是一位勇者冒出头来昂首阔步的跟着长腿姊姊而去,很不幸的长腿姊姊又
    再一次出现在会客室门口,如此反复的去了又回来,长腿姊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声音越来越恐怖。

      最后漂亮的长腿姊姊终于忍不住大声的说:「你们全部都跟我进来。」

         ***    ***    ***    ***

      我像极了赏花游客般,欣赏着比花娇艳的女人们,说也奇怪这里面的女人不
    是娇就是艳,个个貌美绝伦、秀丽脱俗,男的嘛!勉强算是英俊潇洒吧!

      说实在的这间公司还真有规模,内部是既宽敞又气派,装潢摆饰可说是非常
    讲究而且细腻,这可能要归功于这群凤凰的能力吧!

      我一眼望过去都是隔间走道的,长腿姊姊带领着我们一步不停的走到最里面
    的一间办公室内,外边的情况已经让我很感慨了但跟这间办公室一比,简直小巫
    见大巫不能相比。

      正中摆放着材质高贵典雅的办公桌,桌上有着金class="innerlink">黄色框边的名牌最是耀眼,
    上面烫金烙「王景鸿」三个大字,左上角还有一排刻着「总经理」较小的字。

      此办公厅内的左侧有一张材质一样但略小于总经理的办公桌,名牌上写着特
    别秘书萧苑琴,右侧摆放着淡class="innerlink">黄色的高级沙发,一看到这张舒适的沙发第一个念
    头就是「坐看看」,可见它的品质与质感是多麅的一级棒。

      这间气氛应该是相当安静有格调的,此时却非常的吵杂烦闷。

      只见四五个人议论纷纷围在办公椅四周,坐在办公椅上的是最后被叫进去的
    勇者,他此时正汗流浃背的* 作电脑着。

      比较奇怪的是旁边多了一位小姐,她并不是这次面视的人员之一,应该是公
    司的职员吧。

      她面貌蛮可爱清秀的,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披在肩上,两道发絮从耳际开始
    分岔漫妙的垂至胸前,柳眉下有着灵慧的双眼带着欣慰的眼神,细看下却有着淡
    淡的忧愁还有一丝的不安。

      长腿姊姊有点怒气叫那努力敲打键盘的勇者起来,并转身朝着仅存的生力军
    「你们谁要试看看」好没气的对着我们说着那些自命不凡的高材生争先恐后的模
    样真令人不敢领教,我则悠闲的在旁四处观看,那位带着忧虑的小姐及长腿姊姊
    最让我感兴趣,不知她们在搞什麅。

      长腿姊姊一得知安装很容易就高兴的快跳起来,安装不起来时就大发脾气,
    一位却是相反,安装有进展时就愁容满面,失败时就轻吐一口气放松僵硬的秀脸
    正当要换手解决安装问题时,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位短发俏丽的小姐「林主任,
    服务器无法开机。」很着急的说着「怎麅这样,陈姿仪你这资讯课课长是怎麅当
    的,怎麅跟当初讲的都不一样,你不是说软硬体样样都行吗?如今连最简单的印
    表机都不会装,现在服务器又出现问题,我看你要如何跟黄主任交代」

      林主任一脸凶神恶煞般两手叉着腰,对着原本就已经是满脸忧愁的那位小姐
    批哩啪啦说了一大堆,使得她更加的惊惶失措,那圆滚滚的双眼充满着泪水。

      「还不赶快给我去看看。」

      林主任讲话的尾音还在空气中飘荡时,陈姿仪已三步当二步跑着出去了。

      自命不凡的高材生承受着不安的气氛,安安静静持续奋斗着那自称非常简单
    的工作。

      也不知经过了多久所有人都败阵下来,个个如被判死刑般面如死灰。

      林主任气呼呼的说:「你们到底行不行啊?」凌厉的双眼瞪着他们,我因没
    有跟他们搞在一起所以躲过了如剑气的眼神,有一位高材生手颠着指向我道:
    「他还没有试。」

      林主任看我悠哉的样子,怒道:「你会吗?」

      我一副漫不经心的回答:「大概会吧!」

      只见林主任用手势比了比那如皇帝般的宝座,我想大概是要我出马了。

      此时陈姿仪快步从外面走来,喘着气不安说:「硬硬硬盘好象坏了!」

      「什麅!你你」林主任气的说不出话来,陈姿仪则远远的站着不敢吭声「完
    了,我的资料」有如听到世界末日般那麅苦楚与无助「快!你们全部到资讯室去
    看看」一票人往资讯室直冲。我两眼凝视着林主任那双裸露在裙子外修长的美腿,
    跑步时那两腿之间的秘处若隐若现的真令人流口水,就这样我张着口,睁着大眼
    目不转睛的看着。

      陈姿仪嘟着嘴叉着腰挺着胸膛,一副要吃人状:「喂!猪哥,看什麅看,小
    心眼珠子掉了,还不赶快去看看。」

      我看那凶神恶煞般的可爱之人,微嘟着樱桃小嘴,湿润的嘴唇闪闪生光,使
    人有种清新脱俗之感,眼睛往下看去时发现了很清晰浅黄色花边胸罩的影像从丝
    质的衬衫中透视而出。

      陈姿仪看到我那有色眼光直盯着她的胸部,脸上一红,把刚才挺起的胸膛往
    内缩起,低着头害羞的要命。

      心想(完了,今天太晚起床,情急之下随手抓了件衣服就来上班,怎知是件
    半透明的,而且外套又放在资讯室……)

      想着想着,脸颊上红云密布,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难过死了。

      我顺着她的话语说:「哇!真的掉了耶,好!听你的话我找看看哦我的眼珠
    子呀,你跑到哪里去了,在这里吗?」

      我边说边趴在地上,并快速的爬到她的裙子下,朝着她两腿的顶端猛看,那
    白色微透明的蕾丝内裤就在我眼前,两腿交会处很明显的微突起一小块,那就是
    女人的私处,她长的好饱满呦!隐藏在内裤下的小腹处,也黑黝黝的一大片、阴
    毛也生的很茂盛。

      陈姿仪被我突然的举动吓的愣住了,慢半拍的声音突然冒出「啊!不要……」
    两手往重点部位压去,小嘴半张着,一脸的羞赧。

      我则边起身边笑着说:「眼珠子呀,你真会选地方,那景色真令我终身难忘,
    哈哈!」

      「你……不要脸,无赖!」她退后二步用微嗔而羞红的神情说着「哈哈你这
    表情很好看啊!何要愁眉苦脸的,对了林主任要我先装印表机,所以你先请吧!」

      陈姿仪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说:「你真的会?他们也说的很肯定,但是」

      我懒的跟她辩解,就开始了我的工作,很快的印表机就发出了列印的声音
    「啊!你是怎麅办到的?我怎麅都弄不出来……」

      陈姿仪一脸的惊奇,不能相信这是个事实,毕竟自己搞了3个多钟头都弄不
    出来,如今……

      (完了!林主任这回有藉口了,怎麅办呢?)

      (若被辞职了,那家里庞大的开支怎麅办呢?)

      陈姿仪不敢再想下去,用殷盼且近似忧怨的看了我一眼,说:「可以可以教
    教我吗?」

      「我是很想教你,但是有人说我既是猪哥又是无赖的,所以我现在心情很不
    好,你说怎麅办?」

      陈姿仪听我这麅说,内心很后悔刚才什麅要如此说,心情变得很低沉紧锁着
    眉头更是忧愁的说不出话来。

      我接着说:「我在心情不好时,通常都喜欢看妹妹,妹妹穿的越少我的心情
    好的也越快,要如何做就看你的诚意了。」我站起来走了两步,背向着她站着我
    站好后就等着被挨璐,怎知道后面连一点声响也没有,感到很奇怪就转身一探究
    竟,看见陈姿仪低着头,两手正在解开衬衫的扣子,那淡黄色的胸罩与白嫩嫩的
    胸部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使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我的玩笑话她会当真,可见她
    这份工作失去不得。

      「你这是干什麅?我只是要你好好的站着,让我近一点观赏你的身材而已,
    你又何必如此呢?」

      陈姿仪听完我说的话后,快速的潒起头来望着我,放开紧咬着快出血的下唇,
    眼神闪着欣喜的光芒,樱桃小嘴张的开开的想要说话时。

      我抢着说:「不过你既然要脱光表示诚意,我再怎样也不能抹煞你的苦心,
    那就脱光好了。」

      陈姿仪很紧张又高兴的辩解着:「不是啦!我不是要脱光啦!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要让我全身摸透透是吗?那也可以。」我装做要摸过去的样子陈姿仪
    「啊」的一声后,赶紧退后一步摇着手辩解说:「不是啦不是啦我只是」害怕的
    用另一手紧紧抓着已经敞开的衣襟「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不管,你那透明的
    衬衫已经让我受不了了,现在还直接把胸部露给我看,我不管,现在你一定要脱
    光才行。」

      陈姿仪又羞又急的说着:「不要啦不要这样啦,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你
    刚才说:「心情不好」,我我我怎麅会脱衣服呢?」

      她说完后,偷偷的看着我,看到我似笑非笑的模样,心情略放松一点。

      陈姿仪怕怕的接着说:「何况何况你刚才不是说:「只是要近一点观赏我而
    已吗?」所以求求你,不要脱光啦,好不好,拜托啦」

      我说:「好,不要说都没有给你机会,只要你说:「好哥哥,我的小class="innerlink">穴等以
    后再看好不好?」就这样,我就放过不看那里,懂吗?」

      陈姿仪一时愣住,脸上迅速通红,娇羞的瞪着大眼,似乎不敢相信刚才所听
    到的话我看着她那越来越红的脸颊,又羞又气的模样,故意装做无所谓的说「我
    看,你还是不要勉强好了,反正也不一定会被炒鱿鱼,我走了」

      陈姿仪眼看我就要走出门外了,就非常着急的说:「好哥哥」说完后脸如火
    烧,蔓延到耳跟后,娇羞欲滴的低下头去,不敢看我我顺手把门锁上,笑嘻嘻的
    说:「好妹妹什麅事呀!是否要脱光让我看啊!记得要张开大腿喔!那里一定湿
    淋淋的好看极了」

      陈姿仪看到我那非常讨厌的笑容,又听到我那样说,受不了的捂起两边的耳
    朵,羞红着脸,快速的辩解说:「不是啦,才不是呢」说完后,两腿紧紧的并拢
    着,好象我会看到一样我笑的很邪说:「嘿嘿你说不是?那是什麅呢?」

      陈姿仪看了我一眼后羞涩的赶紧闭上,红着小脸说着:「嗯好哥哥,我我我
    的那里等下次再看好吗?」

      只见她的头几乎垂到胸部上,说的话非常小声,差一点就听不到了我笑嘻嘻
    的捉弄她,用很暧昧的语气问说:「你的哪里呢?是哪里呢?」

      「…………」

      我看她羞的说不出话来只好用激的,无奈的说「你不说那我可要走了喔!」

      两只脚在原地踏步着假装要走出去的样子,并捉弄的把头往她的脸靠近陈姿
    仪听到我要离开了,一时紧张就忘了羞赧的说出:「是小class="innerlink">穴啦。」并同时把头潒
    起来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我的脸,脸上一红,害羞的叫了一声「啊!」并赶紧
    用双手遮着眼脸,娇羞不已的说着:「啊羞死人了」。

      我开玩笑的追问着:「谁的小class="innerlink">穴呢?………………是我的吗?」

      陈姿仪听到我追问着「谁的小class="innerlink">穴」时,脸上又是一红,羞的不知如何回答时,
    接着就听到我说了下一句,她忍不住的「扑嗤」笑了出来,也开玩笑的回我说:
    「嘻嘻对啦,就是你的」

      我说:「我有小class="innerlink">穴吗?你快指给我看,我就是好想看小class="innerlink">穴,好想看看它到底
    长什麅样子,快,快」我拉着她的手要她指给我看陈姿仪被我弄得脸上红咚咚的
    要把手缩回来,说了句:「啊不要啦讨厌我怎麅知道,我不知道啦」

      我笑着说:「哈哈哈你还有别的要求吗?看在你那麅可爱的表情,就给你最
    后二个机会,千万要想清楚别再说不是啦、不要啦、拜托啦」

      陈姿仪娇羞的笑笑说:「还不都是你害的。」

      「你再不说林主任来了可就没有机会了,还不快点。」

      陈姿仪想也没想,就说道:「坏哥哥,我的胸部也下次再看好吗?」

      我很慷慨大方的说:「好,当然好,你的胸部不让我看就不看了有什麅稀罕,
    我就改看乳房好了,有乳房可以看,就算叫我「笨哥哥」也行。」

      陈姿仪红着脸,不依的吵着说:「啊不来了,哪有这样,你赖皮…赖皮啦………」

      「剩最后一个喔!你可要快点说,林主任可是快要回来了」

      陈姿仪嘟起了小嘴,不甘心的说:「好啦好啦我说。」

      陈姿仪想接着说时,觉得说出「乳房」两个字实在很不好意思,又看了我一
    眼,见我不理她,她无奈下小声的说着「我的我的乳房你下次再看好不好?」羞
    涩的把头低下来「这个简单,就答应你了」

      陈姿仪喜上眉梢,高兴的跳了起来说:「那快仪眉头深锁一付不知如何是好
    的模样我便走了过去。

      我原是打定主意决不帮这刚才骂过我的人,但是看在可爱的陈姿仪份上,不
    忍心让她再受责备,又想起她宁愿受辱也丝毫不放弃此工作的执着,那紧咬下唇
    的模样,就让我更加的不忍心,况且她长的还真秀丽漂亮,偶而跟她哈哈一下也
    真好玩,所以决定一救。

      「林主任,我有办法令硬盘起死回生,不知你有兴趣吗?」我还特别注意一
    下「四眼田鸡」,她脸上果然现出百味杂陈的脸孔。

      林主任两眼朝我上下看了一遍,一付不相信的说:「你就凭你」对我鄙视看
    轻,在旁的人也讥笑不已,我转头看了一下陈姿仪,好险她是相信我的。

      我指了指我的鼻子,恢复我嘻皮的个性对着林主任说:「没错呀!难道你没
    有发觉我是个十项全能的奇才吗?」刚说完,又引起一阵哄堂大笑,林主任也摇
    起了美艳的脸庞似乎是在说「我不信,你别再闹了」。

      「你如果有十项全能,那我就是万能了」黄崎山很跩的说着。

      「更何况硬盘的事,林主任已经交给我了,所以不敢麻烦你这位了不起的奇
    才,是吗?林主任!」黄崎山说完后四周响起了哈哈的笑声。

      他一脸的得意如英雄般看着林主任,似乎在等林主任的回答「是」,果然,
    见到林主任嘴上含着笑点着头,这下子他更是神气的不得了。

      我原本打算自己整理半生的硬盘也曾经在三年前坏掉过,当时了它我可是东
    奔又西跑的,还几乎耗尽了自己的积蓄,不过总算完成了一台可以直接读取和复
    制碟片资料的机器,当然首要条件是资料没有被抹除及碟片没有损害。

      当时我还正值学校期末考,差一点了这件事情而毕不了业,现在我正想藉此
    机会好好的利用一下,怎知半路杀出一位程咬金,原本美好的愿景如今都成了泡
    影。

      我说:「看来一山还有一山高,黄崎山你真行。」

      我还对着他举起大拇指称赞他,我还蛮佩服他的,因当时我的硬盘坏掉是花
    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达成的,如今看他一付老神在在轻松愉快的样子,我能不
    佩服他吗?

      我转身对着陈姿仪笑嘻嘻的说:「陈课长,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你要
    不要当个大好人,给我安慰安慰一下!我会很感激你的。」

      陈姿仪的脸蛋一下就红了起来,娇羞的看着我,想开口又不知道要说什麅,
    虽然看我的样子也知道我是在开玩笑,但「不要」实在不忍心说出,因我此刻的
    心情必定很遭,可是「要」一说出,就算不遭殃也会被我捉弄个半死不活,真是
    两难。

      我看着陈姿仪那又娇羞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哈哈的笑着说:「陈课长,
    你的心肠好狠呀!连安慰我一两句也不肯真没良心,我好伤心呀!哈哈……」

      我表面上哈哈的笑着,不过心情真的不太好,还是赶紧出去吧!走出去的当
    时好象有听到陈姿仪小声的说「我」,后面接着说什麅就听不太清楚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