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星 第二部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21-09-27 00:00:18   


    “啊K莫机咿咿K莫机啊依库依库呦!”

    套在耳上的耳机里此时传来声声不知所谓,但非常诱人心魄的女优呻吟。

    电脑上正播放着日本色情AV。

    坐在屏幕前的我目光炙热,紧紧盯着里面男女性交的淫艳场景。

    下身同时也赤裸着,右手则拼命地撸弄着自己的那根长度虽短但体积粗壮的阴茎。

    没过多久,敏感的龟头上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快感。

    我的喘息声随即也开始加重,爆发的那一霎那,乳白色的精液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骤然喷射。

    很快,电脑桌下的地板上,我的右手上都沾满了那些还热乎乎的白色黏稠物。

    狭小的屋内的空气中似乎也透出一丝腥臭,顿时将其弥漫开来。

    “呼”过了半晌,因为手淫而累得浑身酸软的我长吁了一声后瘫坐在椅子上。

    电脑屏幕上的色情AV此刻还在播放,但我已无心去看。

    只是闭着双眼,体会着射精后所带来的强烈眩晕感以及大脑皮层里产生的那一点空虚感。

    与此同时,脑海中也慢慢浮现出一位成熟妩媚,高贵典雅的美妇形象。

    恍惚之间,印象当中的那位美妇似乎和还在播放的色情AV里那个娇吟浪喘,乳摇臀荡的日本女优渐渐重合就在我心神摇曳,魂牵梦萦之际。

    放在电脑桌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铃声。

    我不得不结束臆想,探起身用没沾上精液的左手拿起手机翻看短信。

    短信息是我母亲发来的,她通知我今天晚上她和父亲都要在厂里加班,晚饭让我自己解决。

    看完并回复过去以后,早已习惯他们如此的我便将手机往旁边的床上一扔,接着就开始清理起自己手上和地板上残留的精液。

    哦,忘了自我介绍。

    本人名叫柳海建,是县里职业学校高职班的学生。

    父母都在县里的一家塑料零配件加工厂工作。

    我这人,重小性格就很内向腼腆,不善言谈,所以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

    这么多年,从小学,初中,职校一路读下来,所有我认识的同学里只有一个人跟我关系很近,而且从来都不欺负我。

    他就是何军,一个小时候比我聪明,长大后更比我帅气的阳光男孩。

    对于他这人,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发自内心地羡慕。

    人长得帅就不用说了,学习也非常好。

    我和他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就是同班同学。

    他每次测验考试都能在班里排到前五名。

    中考的时候更是顺风顺水的考入了高中。

    可我呢?因为差了十几分的关系而名落孙山,最后只能跑到这上不上,下不下的职业学校念书。

    除了学习以外,其它的东西我也比他不过。

    像什么打弹珠啊,玩纸牌啊,街机游戏啊,台球啊之类的玩意我通通甘拜下风。

    我俩同班同学的那九年里,因为都住在同一小区的关系,所以几乎每天两人都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而且他接受新鲜事物起来比我快。

    电脑游戏是他教会我的,第一次上网吧是他带我去的。

    那些什么《红色警戒》、《帝国时代》、《仙剑奇侠传》、《轩辕剑》、《石器时代》、《金庸群侠传》、《传奇》之类的电脑单机游戏或网络游戏全都是他先学会,再教我怎么玩的。

    但这些还不是我羡慕他的全部原由。

    最主要的,也可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那位美貌无比的母亲沈绣琴。

    以前,特别是上小学的那段时间,因为我父母工作太忙的关系我经常没地方吃晚饭。

    到了那时每次都是何军带我回他们家吃饭。

    他的妈妈待人非常和蔼可亲,饭菜也烧得十分美味可口。

    每次我在他家吃饭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如同饕餮一样大肆扫荡菜肴,何军的那位生性平和,温文尔雅的父亲以及沈阿姨见了也不会因为我吃相难看而藐视我,阿姨甚至还会给我不停地添饭夹菜。

    有时我吃的太猛噎住了,阿姨还会像母亲一样温柔地给我端水顺气。

    那时候的她在我眼里美得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和她说不上两句话我就会脸红。

    那么多年过去了,沈阿姨在我心目中一直还是最完美地女性。

    随着我生理上的发育,这种隐隐约约的爱恋之情转变成了我心中的欲望之源。

    不知不觉我学会了手淫,而且每次手淫的时候我心里的性幻想对象都是沈阿姨。

    她精秀绝伦地脸蛋,丰腴有致地身材,修长白皙的美腿。

    总知她身上的一切,都能诱发我的阴茎飞快地勃起,接着更加迅猛地喷射。

    早两年前,那时我要是做完这种龌龊事,内心总会有一些亵渎女神的罪恶感。

    可如今,这罪恶感早已飘荡得无影无踪。

    有时我甚至会产生一种跃跃欲试,想一亲她芳泽地想法。

    因为时代在变,人也在变。

    我除了身材还是不高,人也逐渐长胖之外,其他早已变得和当年全然不同了。

    读职校以来,我们这些全无高考压力的人完全放松了心神。

    再加上这种学校的学习氛围本就不怎么好,我也就和大家一起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在学校里瞎混。

    什么泡吧,打架,赌博我都参与过。

    慢慢地,对于别人的取笑,调侃,甚至是欺侮我也可以全不在意,全当耳旁风吹过了事。

    因为我明白,大家都是被挤下高考这根独木桥的失意人,谁又会比谁高贵?

    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我变了,何军一家在这两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沈阿姨,这位曾经在我心目中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竟然抛弃了家庭,红杏出墙,投入了一位据说比她小十多岁的男人怀抱之中。

    何叔叔也因此含恨离开,去了外地工作。

    当时我从我父母的闲聊中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一连难过的好几天,还逃课在网吧里疯狂地上网。

    想借此忘掉这个惊人的消息。

    我不敢打电话给何军,因为我非常清楚这样的打击他也无法承受。

    再者说初中毕业后我们各自上了不同的学校,平常的联系也不那么紧密了。

    这时候贸然的去问他这么耻辱的事情肯定会遭到他的斥骂。

    后来果然如我所料,那次举行全国高考前夕好不容易碰到他,我装着胆问他有关于沈阿姨的事时,他的脸色就立刻变得不好看了。

    见他这样,我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毕竟他是我从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看着他郁郁寡欢的神色,我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但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我知道了一件让我更加震惊的事情。

    那是盛夏的一个夜晚,当时我和一起去网吧玩网络游戏的同学告别,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过一家夏天专门经营夜宵冷饮的小吃店时,腹中有些饥饿的我便走进了小吃店。

    点了一盘凉面和一杯西瓜刨冰后就开始吃了起来。

    店里的布置很整洁,简简单单地摆放着几张桌子。

    在我所坐的餐桌后面,有四个年轻男人也正坐在一块儿大呼小叫的吃喝着。

    其中两人我曾经在我们学校还有县城的几家酒吧里见过,两人一个叫大东,一个叫光锋。

    都是跟何军一个学校的学生。

    不光如此,我还听别的同学说起过他俩和我的学校里公认的两位美女导游班的纪晓梅和诸葛珊珊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

    关于这两个女人,上次何军也问过。

    我因为跟她们不熟,所以也就简单的介绍了几句。

    没多久,他们四人开始毫无顾忌的大声吹嘘着搞女人的经验,说什么在酒吧或者迪厅的卫生间干了多少个了,有的还是处女。

    我平静地一口凉面一口刨冰地吃着,同时也竖起耳朵,饶有兴致地听着他们的谈论。

    只听后面一个挺粗的声音说着:“这些事,你们包括我在内,谁也不如我表哥厉害,我表哥那可是大小通吃,从来都是有杀错,没放过。”

    “那是,那是。阿凯当然厉害了。”

    另外的三人在那话音落下后就是一阵如此的赞同声。

    “呵呵,就像上次那个什么,呃,大东,那女的叫啥名字?”

    那个先头讲话的人这时又出言问道。“沈绣琴。是我们学校一个学生的妈妈。”

    旁边的大东很快就回答了他。

    听到这儿,我顿时一愣。

    就在这时,先头讲话的人便继续说道:“对,就是那个女人。他妈的,那真是极品啊,一看就不是那种出来瞎混的,纯粹的成熟美女!那天第一次看到她我就傻眼了,心想有这么漂亮的中年女人吗?但没办法,被我表哥把上了我根本就上不了。”

    说到这儿,只听他啜了口啤酒,然后又讲着:“有一次我表哥跟我说过,那娘们,衣服没脱就让人心蹦,衣服一脱,那身材,皮肤,奶子,还有骚叫都好的没法形容,下边干进去就好象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还很快就高潮。弄一会儿就浑身发软了,不像现在有的小姑娘,妈的干她们还连叫带踹,一点情趣也没有。”

    “嘿嘿,是啊!还有那次最刺激,凯哥把那娘们叫来。谁知道她儿子也跟了过来,那小子开始还挺横。后来怎么样?他老妈还不是当着他的面给阿凯舔鸡巴!啧啧,想起来我就鸡巴硬啊!”

    就在先头讲话的人话音刚落之后,那个大东便坏笑着说出了这些话。

    我的心跳陡然加速,因为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位成熟美女就是我好朋友何军的妈妈,同时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沈阿姨。

    正在我这么乱想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声音响起:“操!别说了大东。妈的,听你说的鸡巴都硬了,来喝酒,喝完本亮你请客,咱们去浴场泻泻火怎么样?”

    “行!反正大家也很久没玩了。今晚我做东,大家都别客气,好好爽爽。”

    那个先头讲话,被称为本亮的家伙就这么粗声粗气的讲着。

    随后其他三人便轰然应诺,一阵乱糟糟的喝酒碰杯声在我身后响起。

    而我听到此,也起身结帐,接着就离开了小吃店。

    知道了沈阿姨的这些事情之后,我的内心为此更加复杂了。

    一方面的想法,沈阿姨是自己从小到大唯一好朋友的母亲,不能随随便便去亵渎污辱。

    另一方面,对于她这种放荡的行为,我又十分动心。

    以前她在我面前所保持的那种温婉仪人,气质高雅地形象,这下子也随之荡然无存。

    左右为难下我的心思也变得愈来愈混乱,愈来愈低落。

    好在天可怜见,小吃店的意外事件之后过了大约二个多月。

    让我魂牵梦萦,心思难安的沈阿姨竟搬到了我家楼上居住。

    这天大的喜讯使我高兴地无法控制,好几天的时间见人就笑,一张胖脸每天也是红扑扑的。

    害得我同学和我父母都以为我受了什么刺激,我妈妈甚至担心地要拉我去医院检查检查。

    那天他们母子俩在楼上整理屋子,我也去帮忙了。

    很长时间没见,她还是一如往昔般的那样,充满着成熟女人的无限魅力和无限风韵。

    举手投足,一笑一颦还是像以前那样温柔和蔼。

    当时帮忙的时候,何军一直善意地取笑着我的身材。

    我并不生气,除了他和我关系不一般以外,我想她在旁边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后来我自己调侃自己的那句话把她给逗乐了,那一瞬间,她所展露出的娇艳笑容顿时就迷得我神魂颠倒,心醉不已。

    打扫完屋子,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吃饭。

    我在餐桌上也尽量表现出自己的斯文。

    三个人就好象当年在她家里吃饭的时候一样边吃边聊,气氛非常融洽。

    饭后他们母子要在小区内逛逛,我则为了不妨碍他们母子,便跟两人告辞回到家中。

    进了家门,我回到自己那间屋子后便打开了窗户,暗暗地注视着楼下。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正对楼下的窗前出现了他俩的身影。

    只见两人在那里又讲了几句后她就进了楼道。

    有些失望的我正在窗口发愣,这时还站在楼下的何军却向上看来。

    于是我赶紧躲了回去,心脏也不由自主地“砰砰”乱跳。

    过了几分钟,我才回到窗口,见他走远后就关好了窗户。

    同时我攥着手指,终于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我一定要得到她!因为我喜欢她”“对!我一定要得到她!因为我喜欢她!”

    此刻,我清理完自己手淫的残留物之后再一次在心里这样默念道。

    可刚想完,我的肚子就“咕噜”的闷叫了一声。

    “嗨!先填饱它再说吧!”

    我一边摸着自己那肥壮地肚皮一边叹道。

    紧接着,我就迈出了房间,走向厨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