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想吃天鹅肉的潘万财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0   


    王倩回过神来,不住地擦拭自己的嘴巴,感觉非常恶心,呸呸地往地上吐唾沫,要把秦寿生刚才的口水给吐干净。

    “你这个混蛋!你敢耍流氓!你等着。”这事过于突然,周围无人作证不说,王倩自己也不想声张出去,只好低声咒骂秦寿生出气。

    秦寿生哈哈一笑:“王老师,觉得爽吗?这就当成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了。你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施舍的,那东西我一天都生产十好几亿,够你享用了。”

    王倩又气又怒,心乱如麻,好不容易定下心神,进屋和追命说了几句。听说秦寿生根本没有违纪后,王倩脸色大变,心里对潘万财的失望到了顶点:自己被人抓了违纪,秦寿生却毫发无伤,这人也太无能了吧。

    秦寿生躺在床上,嘿嘿坏笑。今天,他不但在身体上羞辱了王倩,在心灵上,更让她觉得屈辱。被一个学生在教学楼里亲了,摸了,自己却不敢出声,这个学生还是她最痛恨的人,她该多上火,想想就知道了。到了这个程度,这个女人能不发疯,就说明她的心是非常坚韧。

    王倩没有发疯,是因为她找到了发泄的途径。

    站在王倩的宿舍里,潘万财老老实实的,像小狗一样温顺。王倩压低声音,像机关枪一样,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郁闷和对潘万财的不满:“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你被抓了,秦寿生却没事,你说你都笨成啥样子了?”

    见到潘万财呆呆地站着,王倩也懒得说他了,摆摆手说:“我和监考老师说了,这科算你不及格,不会处分你的,补考一下就行了。既然秦寿生知道这件事情,你就别想这件事情了。等老师想到别的方法,再收拾他。”

    看见潘万财愣愣的样子,王倩走上前,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粗糙的大手上,柔声说:“老师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你还在上学,老师不能和学生恋爱的。等你毕业了,老师会把自己交给你的。”

    潘万财心中的沮丧一扫而空,用颤抖的手握着王倩的小手,结结巴巴地说:“老师,你放心吧,像秦寿生那样的坏人,根本不配在师范大学念书。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赶出去。”

    见潘万财脖子上青筋紧绷着,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王倩心里好笑,嘴上却鼓励他:“你要盯住秦寿生的一举一动,他要是做了什么坏事了,告诉老师,等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后,咱们就可以收拾他了。”

    何平几个回到寝室,疑惑地问秦寿生:“怎么回事?老四做的是哪一出啊?”

    秦寿生耸耸肩,摊摊手,无辜地说:“我还想问问他呢?莫名其妙地扔出个纸团,差点害我被抓违纪。”

    何平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遗憾地摇摇头。

    “咦!老四的铺盖呢?”

    鲁东在旁边插嘴说:“早晨他就搬家了,说搬到别的楼住去了。”

    何平嘿嘿一笑:“老四真行啊!一点兄弟情分不讲,算了吧,吃饭去。”

    下午考试的时候,秦寿生没见到潘万财。他和另一个房间的同学换了座位,不坐在秦寿生身后了。

    交卷后,来到旁边的教室,看着潘万财紧皱着眉头在那里答题,秦寿生冷笑一声,出门溜达去了。

    潘万财拎着背包,耷拉着脑袋向校外走去。刚才,他去和王倩道别,却看见王倩在研究生楼外边和孙老师在那里打情骂俏,动手动脚的,和情侣没啥两样。

    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潘万财一屁股坐到花坛下,呆呆地在那里坐着,和傻子似的。

    王倩和孙老师一边嬉闹,一边溜达,走到潘万财坐着的花坛后,找个凳子,坐下来。

    孙老师说:“小倩,你放心,秦寿生这一科,我一定想办法不让他及格。”

    王倩声音有些郁闷:“你不是说他答得挺好的吗?怎么能让他不及格呢?”

    孙老师嘿嘿坏笑:“整个班级,我只给五个人及格,他的分数排第六,他能怎么样?德育的分数我说了算。补考的时候,我题出得再难一些,非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可。”

    王倩看起来没当一回事,无所谓地说:“好啊,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孙老师小心地说:“我怎么听说,你和系里的一个学生走得挺近乎的,不会是真的吧?”

    王倩嘻嘻一笑:“怎么?吃醋了?傻子,那个傻小子,哪个地方能让我动心?我不过是利用他来对付秦寿生罢了。他帮着报了几次信,消息都很准确,只不过那个禽兽运气好,没抓住他的把柄。放心吧,你这样的大才子我不跟,难道跟一个一身土气的穷鬼吗?”

    王倩的话如同利刃一般,将潘万财的心切割成一条一条的,完全破碎了。

    美好的愿望,美丽的童话,都成了笑谈。或许,在王倩的眼里,他不过是只癞蛤蟆罢了。看着天鹅,吐着口水,却根本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得到天鹅。

    爱幻想的人,内心非常脆弱,时常爱走极端。转瞬之间,潘万财对王倩无止境的爱,就转化成深深的仇恨。

    正出神的时候,两个人突然撞到潘万财身上。刚一抬头,一个拳头在眼前放大,直接将潘万财的眼睛变成了熊猫眼。潘万财在地上滚了两滚,睁开没有肿的那只眼,看见两个一脸桀骜的青年,正冷笑着向自己走来。心中突然闪起一盏明灯,潘万财急忙说:“别打!我知道是谁叫你们来的。你带我去见他,我有事要找他。”

    “妈的!老子管你找谁!”一个青年上去,对着潘万财拳打脚踢。

    潘万财也不抵挡,任由青年击打,只是说:“我要见秦寿生。”

    青年愣住了,和另一个青年对对眼,点点头,拉着潘万财,恶声恶气地说:“走吧,小子。”

    舞厅里,秦寿生端起一杯啤酒,向潘万财示意:“老四,既然你能猜出是我,我也不隐瞒什么。你对我做的事情,按说,我废你一条腿都不够。看在一个寝室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计较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潘万财大口大口地喝酒,很快就有了酒意,把他和王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作为一个大山沟里出来的学生,城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包括对爱情的憧憬,也是全新的。像王倩这样的女人,稍微对潘万财耍点手段,就把这个纯情的男生变成了爱情的奴隶。

    为了爱情,为了帮自己喜爱的女人出气,潘万财开始暗算秦寿生。先是偷钱栽赃陷害,继而在秦寿生晚上不回来时通知王倩,让她去课堂点名,最后,就发展到在考场上算计秦寿生了。

    如果不是偶然间看见王倩的举动,听到她对自己的评价,估计潘万财还会把王倩当成女神,想着法子帮着她整秦寿生。

    秦寿生摇摇头,为潘万财不值。王倩的艳名,以前和小天的事情,学校里稍微交往多的学生都知道,偏偏潘万财不知道,或者即使是知道了,却被爱情遮蔽了理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