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乡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2   


    希望市通往宝塔县的公路上,一辆暗红色的轿车正风驰电掣地行驶着。

    车里坐着两个人,女的娇媚,男的英俊,看起来真是一对璧人。

    这一对男女,正是准备回秦家村过年的张翠和秦寿生。

    车子后座、后备箱里都装满了东西,连一点的缝隙都没留下。

    这些东西,自然都是从王彩凤那里搞来的。王彩凤是税务局副局长,她老头是希望市副市长,遇上逢年过节的时候,即使是不收啥礼物,就是单位分的东西,只怕他们也吃不了。

    年前,秦寿生忙活得不可开交,感觉自己要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才够用。他先是陪着李文君两天,把她送上了回家的客车,又陪着刚认识的李云娜天天胡闹。两人熟了之后,秦寿生就摸来摸去,占了不少的便宜。李云娜虽然觉得秦寿生有些色,可何平以前也常这样,就没当回事。直到有一天,秦寿生搂着她的腰不放后,李云娜才觉得有些不对。但是,秦寿生的大嘴已经吻上了她的小嘴,两只手也不断地侵犯着她的身体。从这天起,李云娜便再也没有给秦寿生机会了,接电话的时候,也是羞涩中带有气愤:“去,死流氓,本姑娘绝对不会再见你了。”对付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姑娘,秦寿生很有把握。他觉得,如果顺利的话,春节后就能把小姑娘给拿下,保证她还不会出声,气死那个李所长。

    腊月二十八,秦寿生放了嘎子和狗子的假,一人给了一千块钱的红包,让两人带点年货回家。至于秦婉,秦寿生把她安排到自己那里,让她一个人过年。知道了秦婉的遭遇,张翠大为同情,一百个赞成秦寿生的做法,甚至有回去教训秦婉她爸的意思。秦寿生以为张翠是为秦婉鸣不平,却不知道,这是张翠在帮他找媳妇呢。张翠没见过李文君,自然没啥印象,可秦婉的甜美长相,一下子就吸引了她:这丫头不错,心眼怪多的,对付生子,应该没问题。

    “姐,咱们是不是该买些年货带回去啊?”

    “呸!傻帽!”张翠借机羞辱秦寿生,“小土包子,我告诉你,你只要给你妈打个电话,年货你都得用车往家里拉。”

    “真的假的?”秦寿生不敢置信地说,“我妈妈是干部,可她哪里来的年货啊?”

    “现在时兴送礼”,张翠解释说,“你那个继父是副市长,你妈是副局长,级别摆在那里,就是不用别人送,分的东西都吃不完。再加上别人送的,结果就是你妈还要把东西分给别人。”

    秦寿生还真不知道这种过年过节送礼的习俗。听张翠一说,也起了点小心思:“姐,你说,我该不该给那个刘副校长送点啥啊?”

    他这一说,张翠倒是想起来了,急忙说:“不但要送,还要送些好的。不然,人家会觉得你不懂事。以后有啥事情,就不会想着你了。”

    想到这小子倒能举一反三,张翠忍不住笑了,拍拍秦寿生的屁股,暧昧地说:“死生子,倒是有点天赋,一点就透。”

    秦寿生买了不少礼物,晚上送到刘副校长家里,还给了他孩子五百块钱,把刘副校长乐坏了,直夸秦寿生懂事,有前途,以后有事,尽可以找他。

    现在的希望市给秦寿生的感觉是非常的美好。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顺利。就拿那个游戏厅,先有张翠的帮忙,没花多少钱就开起来了,后来又有了王万山的保护,没人敢来闹事,接着有妈妈出面,连税收都减免了不少。秦寿生突然觉得,自己的层次已经提高了许多了。

    车上的空调太热,张翠觉得身子发热,便把车停下来,脱下了身上的貂皮大衣,把乌黑发亮的衣服搭在车座后背上,只穿着一件小衫开车,把凹凸有致的身体显露出来,看得秦寿生两眼发光。

    这件大衣可是秦寿生送给张翠的礼物。就这一件礼物,迷得张翠当时就答应要给秦寿生当老婆,可见貂皮大衣对女人的吸引力。

    要说吸引力,公平而言,张翠绝不是最吸引秦寿生的女人。最吸引他的,应该是只和他有过一次肉体接触的单丽和阮菲菲了。那两个女人,不但有着绝美的容貌,还有着能够让人疯狂的肉体,更让人发狂的是她们娴静中带有一点诱惑的气质。对张翠,秦寿生更多的是一种痴恋,一种占有的病态心理在作怪。

    见到秦寿生的眼神,张翠有些羞涩,有些得意,哼了一声“小流氓”,就专心开起车来了。

    秦寿生嘻嘻笑着,闭目养神,心中还在为昨晚发生的事情而兴奋,说白了,就是有些得意。

    昨晚,秦寿生把秦婉送到自己家里住,趁着没人,占了小姑娘的不少便宜后,就自己赶回了游戏厅。过年了,他找了个打更的人在游戏厅里呆着,但那人明天早上才会来。他只好晚上去看门,免得丢了东西。

    下了公交车,秦寿生慢悠悠地走着,偶然间一抬头,发现洪玉珠的房间里竟然还亮着灯。

    “咦!她还没走?”

    秦寿生觉得非常奇怪。按说,大过年的,洪玉珠不可能不回家过年。要说她有了男人,第一个就要告诉的人就是秦寿生,免得他半夜进房,和别的男人发生冲突。她既然没说,那就说明还是一个人住。

    因为秦寿生有她房间的钥匙,若是屋里来了人,洪玉珠第一件事就是给秦寿生打电话,免得再发生上次阮菲菲的事情。那阮菲菲毕竟是结婚的人,被人睡了,即使不高兴,也就当作爽快一下了。可要是碰上个大姑娘啥的,那可要出人命了。

    “呵呵。”秦寿生心中好笑,“难道她是要等我去安慰她吗?那干嘛不打电话给我?”

    等到十一点多钟,估计洪玉珠睡下了,秦寿生便锁上门,向她那里走去。

    按说,秦寿生即使是大白天去,洪玉珠也欢迎他。可对洪玉珠,他总有一种阴暗的心理,觉得搞自己的老师,一定要有点类似于**一样的暴力行径,才爽快。他最喜欢看着自己扒洪玉珠衣服、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洪玉珠吃惊地睁开眼,然后却露出无可奈何,甚至带有一点屈辱神情的眼神,满足自己略微带有虐待心理的心境。

    看见灯已经熄了,秦寿生哼着小调,轻松地上楼,准备又一次侵犯洪玉珠,满足她那被自己培养起来的稍微带有一点受虐的心理。

    有免费的花不?有的话来几朵。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